从18岁到25岁,羽生结弦的“不退”意味着什么?

日本选手宇野昌磨今日宣布退出下月在韩国进行的四大洲锦标赛,他的参赛名额将由友野一希替补出场。宇野的退赛理由是为了让节目达成更高的完成度、想要进一步适应在海外(瑞士)的训练环境。

怎么说呢,我们不去评价别人的行事方式和选择,我也就是心疼一下友野一希弟弟,毕竟距离比赛时间就剩1个月不到了,这退赛消息来得,也太“早”了些?

所以今天我想说说关于“不退”的话题。

花样滑冰诚然是个人赛,但只要是会升起国旗的比赛,其实个人成绩之外,更多的都还是国家荣誉的象征和争夺。比为自己而战更让人敬佩的,永远是为国而战。

我们把时间往回拨,回到2013年3月,加拿大伦敦花滑世锦赛的现场。男单短节目的比赛结束后,摄影师纪录了这样一幕——

哭的是当时刚刚18岁的羽生结弦,给他擦眼泪的是他的编舞师DW。

他的短节目“崩了”,4T存周摔倒,3LZ3T的连跳中,3LZ手抚冰没接上3T,总分75.94仅排名第九,他在赛后哭得非常伤心。为什么会哭成这样?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失误,而是因为,这一年的世锦赛,涉及的不仅是自己的成败,而且涉及到来年的索契冬奥,整个日本国家队的参赛名额。

按照规定,世锦赛三人(高桥大辅、羽生结弦、无良崇人)参赛,需要两人名次相加小于13即可得到次年奥运三个满额的参赛名额。而当时的情况是,短节目后,羽生结弦崩到了第9,无良崇人位列11,而高桥大辅也仅排名第四,这样一来,整个日本队的奥运名额岌岌可危。大概是压力太大,羽生在短节目后非常伤心的落泪了。

日台是在第二天自由滑前,才报出羽生结弦状态差的原因的——当年2月羽生结弦参加四大洲锦标赛后,因患上流感,休息了10天后才恢复训练,但在2013年3月6日左膝感到剧烈疼痛之后又缺席了训练近一周的时间。在世锦赛前几乎无系统练习,在比赛当时是靠吃止痛药和打镇痛剂来持续比赛,伤病需要多久才能全治暂时不明。而因为此次世锦赛关系着索契奥运会的入场券,所以他本人坚持参赛计划在比赛结束后到医院接受精密检查。

隐藏了伤情和不佳状态的他,在随后的自由滑比赛中,却以超绝的勇气,上演了一出精彩的绝地反击。最终,羽生结弦靠自由滑成绩逆转翻盘,虽与领奖台一步之遥,但总排名追赶到第四位。高桥大辅第六、无良第八,取yuzu和高桥的成绩,他们名次之和4+6=10≤13,他拼死为日本队在2014年索契冬奥和2014WC的男单项目争取到了3个满额的出赛名额。

可是,那天自由滑比赛完,18岁的羽生结弦是什么状态呢?累到趴冰,气都喘不匀。

力竭而舞、逆天改命的这场《巴黎圣母院》,也被称为是最壮烈的一场《巴黎圣母院》。出分后,他满脸是汗却又终于释然的表情,不仅是18岁少年对自己信念的守护,更是对国家荣誉的守护。

而我们再回过头看,2013年的世锦赛,对于羽生结弦来说,还以为着什么呢?这是他转投BO叔门下,远赴加拿大外训后,第一次参加的世锦赛,也是第一次接收到国外编舞师的作品,演绎的全新的节目,是还时常会发作哮喘,赛后在冰面上半天都起不来的年纪~

可是他的选择是,不退。

为自己不退,为国家不退。

一如此后的若干次“不退”:2014年中国杯相撞事故后的不退,2014年NHK杯撞伤未愈后的不退,2015年全日比赛脐尿管残余症发作时的不退,2016年世锦赛脚伤发作时的不退,2018年平昌冬奥的带伤连霸,2018年俄罗斯杯上的带伤不退……

他当然也有过若干次的退赛。但全因伤重或是重感冒。其它的,只要他能,哪怕是国内的全日赛,也拼尽全力,竭力参加。哪怕是像2019年这样,一个月内5地3赛,国际航班飞到自己连时差都倒不明白了,也抱着“全日是我无论如何也想要参加的,非常重视的比赛。”的心情,全力以赴的。

2019年的失败,带给羽生结弦最大的遗憾,是“不能听到国歌在场馆里奏响唱起”,“不能看着国旗升起到最高”。对于他来说,那份想赢的心,是为了自己的花滑之梦,更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荣誉感和责任感,而那,对他来说应该是至高的荣誉。

在这一点上,25岁坚持“不退”的羽生结弦,和那个18岁“不退”扛起责任的羽生结弦,真的很让我敬佩!

标签:,